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真摘星拿月》真摘星拿月起点 出柜 真摘星拿月全文章节
《真摘星拿月》真摘星拿月起点 出柜 真摘星拿月全文章节

真摘星拿月 鲁西华 著

郭文,师爷 阅文集团 连载中

更新时间:2020-01-03 12:15:29
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真摘星拿月》的小说,是作者鲁西华撰写的仙侠新书,创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,推荐阅读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。鲁西华来到的这个民国,不像那方世界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十里洋场、风花雪月的样子,更多的是饿殍满地、卖儿鬻女,自己来到的这短短八年,北方军阀之间大小战斗打了七百余场,很多地方真的是土匪满地跑、百里无人烟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鲁西华来到的这个民国,不像那方世界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十里洋场、风花雪月的样子,更多的是饿殍满地、卖儿鬻女,自己来到的这短短八年,北方军阀之间大小战斗打了七百余场,很多地方真的是土匪满地跑、百里无人烟。

此刻前面江中传来“嘿!哟!”“嘿!哟!”的高亢喊声,老余听到这个声音,扒在船边望了一眼,说了一句,“大伢子,靠左!”

“得嘞!”大儿子余东听到老余发话,轻轻将橹偏了个方向,帆船就沿着江水往江心方向移去,没过一会,又正了过来,船离岸边又远了一些。

鲁西华正在诧异,就看到右面来了一串长长的木排,顺着江水而下,与所乘帆船擦肩而过。木排上一位壮年男子抬手向老余做了几个手势,老余也飞快地回应过去。

刚才谈起船老板的伤心事,鲁西华这下就岔开话题,“我看着这江中木排顺江而下,你们这些帆船却逆流而上,会不会出事?要是撞上了怎么办?”

“鲁先生是读书人,有所不知。这木排与船相碰是常有的事,刚才那木排之上的师傅大声嘿哟,就是在提醒我这船前面有木排。我这船行靠的是帆、橹,走的就靠江边近了些,他才开声提醒我避让。毕竟我船小,好调整方向。”老余解释道。

鲁西华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老余接着说道,“这船排相撞,一般都是木排负主要,这是俗成的行规,所以刚才木排上的师父大声嘿哟。这其中还有个小故事,我也是从别处听来,先生若是愿意,我就说出来,权当听个笑话。”

鲁西华笑道,“真是多谢老余了。”

老余拍拍细伢子的头,示意他去船头观望,有情况再作提醒,自己拉着鲁西华坐在船板上。现在日头正大,江风徐徐,细伢子刚才擦拭的船板已经干了,干净整洁正好可以就地而坐。鲁西华也不是什么假道学,顺势坐下,老余心中高兴,这位鲁先生爽快,真是个好人,于是眉开眼笑的讲起故事来。

“以前的汉口,在前朝时候每年都要出几起船排相撞的事故,虽说都是水上的好汉,白天好说,晚上一时疏忽,总有来不及避让的。一般出事的都是民间小船,大船如果载客早就按照行程入了河港休息,如果载货需要日夜兼程的也是行船靠近中央一些,船上船工众多,灯火通明,总能提前发现木排。小船人少,更换不及,有些疲累打个盹就和沿江而下的木排撞在了一起。小船势单力薄,哪里抵得过顺江而下木排,多数都是船翻货亡。”老余将这个情况娓娓道来。

“也是在前朝的时候,有一次木排与民船相碰,双方东家都请了讼师据理力争打官司。那时汉口还是个县,知县得知情况难以结案,最后由县衙师爷出了个主意,在双方各自的讼词中作文章。因为双方的讼词之中都有‘马上相碰’一词,但‘马’的写法双方各不相同。木排行的东家将‘马’字写成底下为‘一’横笔的马,被认为是困马,不能赶船;而民船东家状纸上的‘马’字用的是‘灬’点为底,被认为是在跑动中的奔马。根据这两个字,所以知县断案这木排要让民船先通过,由木排行赔偿民船的一定损失。后来又在码头立碑说明,果然之后这样的纠纷就少多了,出了事,都自行处理,或多或少木排行要赔一些。”

鲁西华听到这个小故事,就乐了,虽说不是真假,这古时候的官员也是有趣,因为当时情况不能再现,只能靠双方证词做出文章。这师爷从文字下手,也是一个妙才,断了案、了了事,还立下了规矩,指导后人照章办事,不能不说声佩服。

“从那以后,但凡出现类似的相撞事件,不论民船是在顺行或逆行,木排均要承担主要的。所以至那以后,木排上就多了个腰哥师傅,木排航行时要全神贯注嘹望前方是否有民船驶来,遇到上、下滩要事前声嘶力竭地连续发出‘嘿!哟!’‘嘿!哟!’的警告声,两船交汇时还要用手势示意各自航向。后来太平天国战乱,石碑被损,但是这规矩却保留了下来,被我们这些撑船摆货的船家共同遵守。”

这几天日头正好,一路也没有什么波折,大家就到了荆州,下了码头雇了牛车,大家坐着车往山里进发,去郭文的村里看看情况,郭文一走五年,家里还欠着地主的租子,只有奶奶和妹妹在家,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

山间一座破烂的茅草屋,门前搭着一个破棚子,棚子下面有几个破竹筐,一副破败的样子,有面墙都塌了。

“婆婆!巧儿!”郭文从牛车上下来,就一路狂奔,冲向记忆中的家。鲁西华连忙示意韩彩儿跟上,害怕郭文一时冲动,想不开。实际上,鲁西华心中早就想到,一老一少没有收入,住在这么破败的屋子里,只有死路一条,关键是怎么死的,是被人逼死的?还是其他情况。

鲁西华付了车钱,让牛车掉头准备回行,自己慢慢向草屋走去。

远远就传来郭文的哭声,这个坚强的姑娘,在数年来无数次面对那些恶霸、鸨母、客人的时候都咬着牙挺过去,直到现在,才放声大哭,她的努力似乎远远没有起到作用。家乡的奶奶和妹妹终于还是走了,屋后的草地上两个孤伶伶的坟包,一大一小,显示着这间屋里曾经住过的两个生命。

鲁西华拿出一些酒食和瓜果,没有香烛,只能找了些野花代替,放在郭文奶奶和妹妹的坟头,找了石块用手写了碑立在上面,总算是有了一些气氛。

“文伢儿?是你吗?”远远一位大妈挎着篮子过来了,鲁西华等她走近一瞧,里面全是些野菜,想必就是她们一家的晚饭。

“黄孃?是你!你知道我婆婆和小巧是怎么去的?”郭文闻得熟人招呼,连忙凑近发问。

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仙侠套路,在相当多的章节中,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,主角(郭文,师爷)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,三步一嘲讽,五步一嘲讽,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。鲁西华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,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。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,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,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,这本《真摘星拿月》还是有可看之处的。另外,我曾说过很多小说,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,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。鲁西华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,选择与
免费章节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